干呕无物之时还有活命的机会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4 12:53   浏览:
正文

程飞想到刚刚有个人撞入气圈之中,就是因为这一撞,他才有机会聚气成力与尼克做出现在的内力相搏比拼,在这生命气息将灭的时候,他不断地提醒自己,不到最后关头决不轻易放弃,否则刚刚救自己的那个人岂不白白丢了性命。但是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努力,只是拖延丧命的时间罢了,除非再有另一个更大的奇迹意外,否则结果还是一样。程飞心中苦笑思忖:“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有谁会来救自己呢?又有谁有这个能力救自己呢?这个世界上,除了杰森的人拥有这种力量之外,又有谁有这样的力量呢?自己这样做,最多不过是拖延死亡的时间罢了。“虽然知道自己的努力只是在拖时间,但他依然努力抗拒死神的召唤——尽管程飞是如此努力,他的生命气息依然一点一点的流失。就在程飞生命最终时刻,跑得气尽力竭的沙莎,终于来到两人不远之处。气圈中两股气劲交接,莎莎看见尼克气劲逐渐向程飞逼近,知道他的生命已在旦夕,心一急,气力再度涌上,半跌半走地向两人而去,来到两人气劲纠缠成的气圈十尺之外,人已被气圈那股巨力压倒在地上,虽说痛苦不断,但她努力地出声叫着:“尼克,不准你杀程飞……”莎莎不断重复述说着这句话,但是力竭微弱的声音,尼克根本就听不见。倒在地上的莎莎看到程飞脸上已经露出意识模糊的样子,强拖着自己的身体,顶着气圈巨力的痛苦,再次慢慢向两人爬去。莎莎向前爬了两尺,就再也爬不进去,鼓起最后的力量,抬起身体用力喊着:“程飞你不可以死,尼克你不可以杀死程飞。”说完这句话后,因为身体抬起,气圈的力量也将她的人掀起,莎莎滚跌落到好远之外。莎莎悠悠的呼喊声传入程飞和记克耳中。程飞隐然听出是莎莎的声音,不知哪里来的最后力量,一口气提了起来,奋力逼退尼克即将让自己毙命的气劲,还顺势击出一掌。若不是尼克相让,程飞根本没有机会击出这一掌。杰森一直以为尼克在经过奇异空间里的超现代设备重新设定服从指令之后,应该会百分之百服从自己的命令,认为尼克不会再听莎莎的话,谁知尼克听到莎莎的声音之后,下意识的不敢再催气劲攻击程飞,回头看到莎莎滚跌的身影,心里一酸,难过莫名,竟忘了自己正在跟程飞内力博命相拼,放下程飞不管,转身就往莎莎奔去。就是因为如此,程飞才有机会出掌,也因为尼克全然不顾的转身,被程飞这一掌痛击得深入五脏六腑,踉跄滚到莎莎的身边。尼克重伤欲呕,却干呕不出东西,但是他看到莎莎生命也在旦夕存亡之间,不顾自己生命安危,将自己最后的力量注入莎莎身体之中。程飞几乎耗尽全身的体力气劲,再起身时,力量虚脱,一个不稳,又软瘫跌坐地上,但依然寻找着莎莎的身影。当他看见尼克拼命抢救莎莎时,心中大感不解。程飞不知尼克为何在听到莎莎的声音之后,立即放开对自己的攻击,还为了救莎莎而遭受到自己的重击成伤。看见莎莎在尼克注入力量之后,苍白无血色的脸庞逐渐恢复红润,知道莎莎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同时也发现尼克逐渐失去生命意识,知道他是活不成了。程飞此时只得叹气旁观,静观其变。就在这个时候,程飞身体再度起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他感觉自己全身组织细胞仿佛爆裂重组一般,这个变化虽然让他觉得痛苦万分,但同时有一种新生再造的感觉。忽然又想起刚刚冲入气圈的人不知是谁,忙向胡克博士躺着的地方看去。这一看才知刚刚被气圈反弹撞出的人是胡克博士。程飞使力挣扎来到胡克博士旁边,发现他虽然已经丧命,但尸体还残留着余温未消,心里一急,顾不得历经交手后身体的空乏和全身组织细胞爆裂重组般的苦痛,强将自己力量注入胡克博士身体,试着想挽回胡克博士的生命。谁知,他将自己的气劲输出之后,反而加速引爆身体的变化。原本程飞就已经有组织细胞爆裂重组的感觉,如今更发现这些爆裂重组的组织细胞开始在自己身体里循环回流。当循环回流刚开始的时候,程飞感觉自己的痛苦逐渐消去,但在不知经过几个循环回流周天之后,程飞又发现自己不仅痛苦完全消失,连自己的人也好像消失一般——天地之间似乎没有他这个人存在一样。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感觉,程飞觉得突兀不解,尽管他尝试去想象这是怎么一回事,但身体不断的变化,让他无暇细想这些,只得慑心敛神,任由这种变化在体内循环——循环演变的结果,程飞觉得自己真的是消失了——随着这个变化,程飞的双手双脚竟然黏在胡克博士身上,自己则进入一个不知的世界当中。莎莎幽幽醒来,发现尼克奄奄一息倒在自己身边,知道尼克是为了救自己才会如此,不禁悲从中来,扶起他的身体说道:“尼克,你也不可以死——你不要死。”两行眼泪潸潸落下。泪水润醒了尼克,看见自己躺在莎莎怀中,残着气说道:“小姐,我听你的话,没有杀程飞。”说完,呕的一声,吐出鲜血,秽湿了自己的脸。像尼克这种经由体能催化超过百分之八十体容度的人,除非是在临死之际,否则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体液流出。刚刚他被程飞击中之后,干呕无物之时还有活命的机会,如今为了救莎莎,终于耗尽自己生命全部的力量。莎莎确知尼克没救,泪流哽咽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紧紧将尼克拥入怀中,泣不成声。尼克感受着莎莎怀中的温暖,蚊蝇般的声音细细地诉说着:“我好高兴,没想到自己真的能死在你的怀中——从我跟着小姐的那一天起,我就决定要把我这条命给小姐——”莎莎将尼克抱得更紧, AG视讯游戏大全尼克的血湿透了莎莎的衣襟, ag真人在线网投而, ag真人网投平台莎莎的泪也湿透了尼克的脸, 真人网上娱乐棋牌莎莎无意识地喃喃说道:“你好傻——尼克——你怎么那么傻。你不要死,从现在开始,跟以前一样继续跟在我身边。”尼克听了好高兴,再次挣扎说着:“我不傻,小姐真的对我很好——”尼克呕出最后的一口鲜血后继续说道:“我知道小姐不可能会爱上我,我只希望死的时候你能为我哭泣,最好能在你的怀中死去——”说到这里,尼克还挣扎地想继续说下去,但声音如此无力。莎莎见状连忙努力将耳朵贴近尼克的嘴边,想听清楚他说些什么,但是尼克唇舌哆嗦着,却说不出他最想说的那三个字——“我爱你”。莎莎心情百感交集,抱着尼克呜呜低咽。忽而,莎莎猛然想起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才救了程飞一命,还因此害了尼克丧魂西陵,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程飞居然没来跟自己说一句话,不禁四下张望寻找程飞。看到他一脸安详平和样子在救治胡克博士,却不愿意到自己的身边来,歇斯底里地高声喊着:“该死的程飞,你还不来我这里。”她不知道程飞现在再次进入人体潜能开发的另一个阶段,只看到程飞对自己的呼唤不为所动,丝毫没把自己当一回事,不禁悲从中来,思忖自己为他所做的一切,究竟所为何来,再想起每次跟程飞见面时,一再的受到打击羞辱,更是让她心如刀割般悲愤欲绝,哀痛泪水泉涌而出。“啊——”莎莎一个长声的悲呜之后,努力收拾着自己的哀痛泪痕,看着死在自己怀中犹不瞑目的尼克,轻声说道:“我的确不可能爱上你,但我跟你保证,你是唯一会让我流泪的男人。”说完,慢移纤手抚上尼克的眼皮,看着尼克安心地阖起双眼,这才抱起尼克的尸体走向载她前来的飞机。她缓慢地走了有十步的距离,未闻程飞挽留自己的声音,终于死心快步离去。因为情况紧急,被胡克博士下令避入秘密驻点密室里的那些联邦探员,从监视系统里得知,三个小时以来一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依据美国联邦调查局处理这类事情的标准程序:若因特殊意外躲入密室逃避灾变危难时,以每三小时为一刻度单位。换句话说,进入密室后,每三个小时就会有人出来探查危险状态是否解除,若状况解除的话,大家还要再依规定往集合处讨论事变灾难后的处理事项。过了三小时后,有一名探员依规定走出密室查探究竟,待这人确定危险已经解除之后,通知其他人离开密室。秘密驻点的这些探员离开自己的密室后,纷纷再依标准程序规定,往既定的集合大厅集中。一路上大家碰面的时候,犹对这整件事议论纷纷,但是不管他们如何极尽其想象,就是没有办法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所有的人几乎都到了集合会议厅,除了已经死亡的人之外,独独少了胡克博士和程飞未到,企业动态登时,众人又是一阵纷乱。由于这整件事过于诡异,在没有胡克博士的消息以及得到他同意之前,没有人敢私自将这件事往上呈报。话说回来,他们这个小组专办一些其他小组无法承办的案件,就算是把这件事报了上去,回过头来还是得自己调查。胡克博士在下令撤入密室之时,就已经交代高级探员威廉,要他在危险解除之时,前去将被反锁的洁思放出来。这个威廉是胡克博士非常倚重的部下,也是这个小组的第二号人物,所以胡克博士交代这件事的同时,也暗示他必要时得接手整个小组的指挥责任。最后,在高级探员威廉的指挥下,众人分组离去,除了寻找胡克博士和程飞之外,也对这件事正式开始调查。当其他探员分组离开后,威廉门锁双眉,往洁思所在的密室走去。威廉未婚,长得高大英挺,更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暗恋他的人不知有多少,但是他自视甚高,到现在一直没有女朋友。洁思的清新艳丽是胡克博士这个小组的同仁常会闲聊的话题,而威廉看到洁思的第一眼起,心中就开始暗恋着洁思,但知道他是程飞的女友后,再看他们两人的模样,知道洁思不可能离开程飞,也只能把这件事放在心里。洁思仍昏迷不醒躺在密室的床上,威廉进入后,看到洁思海棠春睡般的娇艳模样,竟痴痴地呆立鹄看着,不忍将她吵醒。一直到有人走近的声音传来,这才回过神来。干员罗宾匆匆走人,慌张难过说道:“胡克博士他老人家死了。”“啊——”威廉闻言,大吃一惊,忙又追问:“这是怎么回事?在哪里死的?”“他和程飞两人黏在西陵山下的空旷草原上。”罗宾说道。“你说什么?程飞也死了吗?怎么说是黏在一起?”威廉不解地问着。“嗯——”罗宾犹豫着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件事情,过了一会才说道:“黏在一起,就是我们无法将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分开——胡克博士他老人家脉搏气息全无,程飞虽然有生命迹象,但是跟死人也没有什么两样。”“这——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威廉依然不解。“这些现象太过玄奇,我也说不上来,还是你去看看再说吧。”罗宾说道。两个人的说话声吵醒了昏迷的洁思,她从刚刚醒来的昏沉中,听到“——死人——”两个字,不知这跟程飞是否有关系,艰困地坐起上半身,语气咿晤不清地问着:“到底发生什么事?”威廉见状,忙过来帮忙扶着洁思,说道:“我们刚开始调查,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程飞他人呢?怎么没看到他?”洁思想起刚刚听到的那两个字,紧张地问道:“他死了吗?”威廉不语,罗宾面有难色。“这——”洁思以为程飞死了,心一急,话说不上来,差点又昏了过去。“洁思小姐,你不要紧张。”威廉忙摇着洁思说道。“程飞他没死,只是——变得很奇怪。”罗宾想解释程飞的现状,却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吞吞吐吐,话也说不清楚。知道程飞没死,洁思这才放下心来。经历过程飞在“忘我”时那种不死不活的模样,只要知道程飞没死,洁思就不会大担心,但她心中也想,以程飞这种超人的体能,又有谁能杀得死他呢?“带我去看看。”洁思说道。洁思在威廉和罗宾的搀扶之下,来到程飞和胡克博士出事的地方。一群神情哀伤的联邦探员围着胡克博士和程飞两人,不知如何是好。这群联邦探员对这整件事的始末根本一无所悉,看到洁思和威廉来到,纷纷露出询问该如何处理的眼神。洁思确知胡克博士死亡之后,不禁流下伤心难过的眼泪,又见程飞跟胡克博土黏在一起——虽说洁思坚信程飞会好起来,但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一群人束手无策之际,威廉打破沉默说道:“我看得先将两个人强行分开,要不然,无法安置胡克博士的遗体。”一群人正要动手,洁思阻止说道:“不可以。”众人不解地看着洁思。威廉说道:“为什么不能分开?胡克博士已经死了,程飞还活着,把一个死人跟一个活人放在一起,要怎么处理呢?”洁思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威廉见状继续又说。“胡克博士的尸林会腐化,一定要把他的尸体冰到冰柜里才行,但是这样做的话,程飞该怎么办呢?不好好安置胡克博士的遗体,等他家人来到的时候,该如何交代?”洁思想着,程飞现在除了体温没有改变之外,心跳已经降到一分钟五下,若是将他冰到冰柜里,体温没了,搞不好会要了他的命,但若是将两人分开,看他们现在这个样于,很有可能跟上次“坐定”一样,都是人体潜能开发现象所产生的一种异象,分开的话,不知会有什么问题。想了半天,洁思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哀求的眼神说道:“先让他们维持这个样子,把他们抬进房间再说,至于怎么处理,让我想一下,然后再跟大家说。”众联邦探员看着威廉,等着他做裁示。威廉看着洁思哀求的眼神,考虑了一下后说道:“先把胡克博士和程飞抬回去,至于该如何处理,等一下大家再讨论吧。”既然威廉这样说,众人也只好照办,抬着胡克博土和程飞两人身体回去的路上,威廉看着哀怨婉转、不知如何是好的治思,一时之间,为了横刀夺爱,竟然恶胆横生,生起害死程飞的阴谋。回到秘密驻点的房间里。洁思看着程飞这个样子,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几次看到有联邦探员进来,每个人都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心里实在着急,看见他们和威廉窃窃私语讨论的模样,似乎争论着该如何处理两人身体这件事,更是替程飞担心。幸好进来的人都被威廉严峻地赶了出去,没有动程飞和胡克博士黏在一起的身体,这才好过一些。不过,她还是无法知道,到底联邦调查局这些人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一直到第三次又有联邦探员被威廉赶出去,洁思忍不住问道:“威廉,这些人不断进来,到底在跟你讨论什么事?”威廉故意叹气说道:“大家都认为应该把胡克博土冰冻起来,不可放任尸体腐化,这样对博土大不敬了。”洁思紧张地说道:“这怎么办呢?”威廉说道:“你不用紧张,有我在这里,我会帮你的。”洁思感激地说道:“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威廉走过来安抚地搭着她的肩膀说道:“可是我现在没有办法跟你留在这里,有事得先离开一下。”洁思说道:“要是又有人来的话该怎么办?”威廉说道:“这你不用紧张,我都已经交代好了,待会儿会有人来帮你。”洁思说道:“那你得赶快回来。”威廉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会很快回来的。”说完,转身离去。洁思看着他离去,心中想着:“还好有威廉,要不然就糟了。”突然,一名联邦干探闯了近来,端着一杯水,不怀好意地看着程飞和胡克博士的身体,洁思大惊说道:“你想干什么!”这名联邦探员说道:“你别紧张,是威廉要我来帮你的。”洁思这才放下心来。这名联邦探员又说:“对了,这杯水是威廉交代我拿来给你的。”露出狡诈的眼神,将手上的那杯水交给洁思。洁思没有看到他的眼神,加上她实在也真渴了——从出事到现在,又是从昏迷中醒来,见到这杯水,还真有如是荒漠甘泉一般,不疑有他,端水就喝。洁思喝下这杯水,没有三分钟的时间,脑中一阵天旋地转,幽幽昏倒在地,随即拥入一群联邦探员,将程飞和胡克博士的身体搬到冷冻柜中。一路上,这群联邦探员讨论不休。“威廉怎么可以这样做,万一他的遗体坏了,怎么跟他家人交代呢?”“说的也是,胡克博士人这么好,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干嘛不把博士的遗体跟程飞分开呢?”“怎么分?两个人黏成这个样子,除非拿刀把程飞的手砍断。”“这也不成,这个程飞要死不活的样子,真把手砍断,万一醒了过来——”“可是我们把他搬到冷冻柜里,不是要他的命吗?”“这也未必,威廉说程飞是个神奇人物,就算在冷冻柜里冻成冰人棍,他也有办法活过来,就算是活不过来,这也不是我们的责任。”“不管那么多了,为了保存胡克博士的遗体,我们也只能这样做了。”众说纷坛中,程飞和胡克博士被抬入冷冻柜中。这都是威廉为了得到洁思设计安排好的一切,若能趁这个大好机会害死程飞,他才会有机会得到洁思。

,,og电子游戏投注平台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真人棋牌游戏大厅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